Friday, 26 August 2011

冰島上的馬

有人對我說很多關於冰島上中毒的馬,都是在月圓發生的。馬廊裡逐漸死去的冰島馬,和島上有一半以上亂倫生下來的孩子,他都近乎有,發生過感情。親密如此,他這樣告訴我說,連細節也不放過。我聽了第一句,就不要聽,在黑夜裡哭了兩小時,心想把嫉妒放在另一間房子。可是你說,要放下,談何容易?

千萬不要相信滿口說愛你的人。

於是我把寧靜讓給別人,但只會想到世上一切的傷害。我又為什麼如此,如此執意?倫敦的夏天有一個月,那月所有發生事的,情況都發展得很壞。先是有死亡,有意圖自殺,有給人緊扼頸,喉管裡發出咔咔聲,又或是給人搖晃,甚至推撞在床上,很疼,臂上有很多疼痕,被拳打,被掌摑。那個女人,我稱她作偏執狂,仍未捨得放低。

保佑你今生今世永永遠遠尋尋覓覓。